著名的几位评书大师你最喜欢谁?

Related Post

10 Comments

  1. 听评书大概是八零后七零后的集体回忆了吧。现在九零后零零后出生都是在多媒体时代,最早就可以接触到电视和网络,对收音机这种媒体估计没有什么回忆。但是对八零后七零后的人来说,我们的成长过程中能够拥有一台收音机,尤其是德生牌的,那就是很幸福的回忆了。我是到了大学之后才有了一台爱华的随身听,好像花去了我大概600元的生活费,都是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同时还有一台德生牌的收音机,可以听广播,学英语,那时候大学校园,大清早很多人都是拿着收音机到广场上听英语,学英语。

    大学都穷成这样,更别说小时候了。没有网络,随身听,我们家第一台电视好像是九十年代初买的,但是就算买了电视,乡村也经常断电,只能偶尔娱乐。那时候夜里吃过晚饭就期待着家里可以来电,屋里的电灯泡——是真的电灯泡,可不是现在的意思——突然一闪一闪的亮了起来,心中欢呼雀跃的不得了。随时都可以听到大街上很多孩子的欢呼声,来电了,来电了,然后就扑通扑通的脚步越来越近,然后就是众人的呼吸声,进门声,大家都挤在有电视的人家,经常是慢慢的一屋子人,等待着看《霍元甲》《乙未豪客传奇》《陈真》《珍珠传奇》《金剑雕翎》等等。

    白天的时候经常没电怎么办?那就说到了重点,听评书。那时候家里有台收音机就很不错了,电台经常在中午的时段播放评书,我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第一次听评书就是听的刘兰芳的《岳飞传》,经常一张口就是两军对垒的腔调:“来将通名,我刀下不杀无名之鬼。”岳飞回答得字正腔圆:“姓岳名飞,字鹏举。”一般情况下,敌人听到岳飞的名字就吓得魂飞魄散,大败而归。《岳飞传》中让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岳飞岳云屈死风波亭,而是后人用演绎历史的方式,杜撰岳飞的儿子逃离死亡的魔咒,重振岳家军,打败金兀术。那时候不懂得何为演绎历史,只是每天听得惊心动魄。

    我们都知道,评书的特点就是在紧要关头吊起你的胃口,关键时刻就是“且听下回分解”。我记得非常清楚,评书每天中午十二点半开始,我们是十二点放学,从学校到家,飞速跑回去也得二十分钟,所以每天放心都是一溜小跑,急忙赶回家,到家之后,书包一放,饭先不吃,也得先把收音机打开,生怕错过了。这大概是我最早接触到的文学教育,学会了何为演绎历史,何为虚构文学,何为评书。后来听多了,总觉得很多情节都是套路。动不动有高人在关键时刻出现,“无巧不成书嘛”,名人子弟总会有人授艺,而且大都在学艺期间,凑巧发现山涧,龙潭,虎穴,然后找到一件神兵利器,从此可以无所畏惧地行走江湖。

    我是后来才听到单田芳的《童林传》《白眉大侠》《隋唐演义》《三侠剑》《乱世枭雄》等等,对了,正是听评书入迷了,后来才产生了阅读小说的念头,读了很多演义小说,《三侠剑》系列大概就是小学时候读过的。我记得有天去我表姐家里玩,发现了一本《岳飞传》,天那,那时候的那种心情,是现在发现任何好书都无法替代的。我读得入迷,本来情节都烂熟于心了,但是读书还是第一次。很惭愧,我想偷偷地把书拿走,过来几天,我表姐过来找我,问我是不是把书拿走了,说这个书是别人的,需要还。我只好恋恋不舍地把书还给他。

  2. 刘兰芳

    单田芳

    田连元

    袁阔成

    这四位大家的评书我都听过,也都很喜欢,可以说各有千秋,各有特色,听我慢慢道来,大家都知道相声里有“帅、买、怪、坏”四种风格,各有特色、如果套用这四种风格,那么这四大家,都各占一个,袁阔成先生占“帅”,刘兰芳先生占“买”,单田芳先生占“怪”,田连元先生占“坏”。

    刘兰芳,1944年生于辽宁省辽阳。是四大家唯一的女性,师从赵玉峰。代表作是《岳飞传》在1979首播的,正好赶上文化解冻。岳飞又是颂扬爱国主义,符合大众审美意识。这部书先后在一百多个电台播出,真是万人空巷,妇孺皆知。刘兰芳说书最大的特点是比较能和当时实际情况结合起来,让人耳目一新。如在书中说岳飞的沥泉枪是在山洞捡的,是国产的,金兀术的开山斧是日本北海道进口的,现觉得不咋滴,在当是可是传颂一时。《岳飞传》说完以后。就很少听说刘兰芳的评书了。知道就是《赵匡胤演义》与《陈毅传》。但除了《赵匡胤演义》其他就没有听过,但远没有《岳飞传》有影响,尤其是担任曲协主席以后,更没有出彩的作品了。可以说,四大家刘兰芳成名最早,做大以后的影响越来越小。刘兰芳也是四大家辈分最小的一个。

    单田芳,1934年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师从李庆海为师。单田芳说的书很多,各个地方都有单田芳书场,比较代表性 是《童林传》和《三侠剑》成名作是《明英烈》。单田芳属于大器晚成、刘兰芳不到40岁就名扬天下了。单田芳虽然也是79年开始说书,但成名却是在90年代,可以说啊,单田芳说了这么多部书,能够拿的出手的也就是《明英烈》,大概这部书是他从老师那得到的最精髓,最彻底。其他的都是基本是都是大同小异,一个套路下来,风格比较单一。评书,关键是评,不是背书,单田芳几乎照着原文说。评书,注重的是评,是看功力和阅历的,单田芳这方面比较欠缺。单田芳最大的特点是对人物的刻画比较深入。如果按辈分说,单田芳叫袁阔成为师叔。

    田连元,1941年12月16日出生于长春市。师从王启胜。田连元首开电视评书先河,代表做《杨家将》。田连元最大的特长是古书,现代书都都可以说,而且能够紧跟时代节奏,一点不落伍。而且还担任过中央电视台“曲苑杂坛”栏目的开播主持人和撰稿人。电视评书田连元的特点表现的淋漓尽致。富有幽默感。电视评书里,田先生凭借丰富的肢体表现力和含而不漏的气质把故事的筋骨演绎的尽善尽美。田连元最大的特点是说书非常细腻,把涉及到人物的心里很好的展现出来,评书节奏较快,情节推进中善于抓住重点,这种方式符合年轻人的习惯。其他比较有代表性是《隋唐演义》《水浒传》《刘秀传》。

    袁阔成,(1929—2015 )辽宁营口人,出生于天津、评书四大家都是东北人。袁阔成是四大家辈分最高的,是家传的技艺。代表做是《三国演义和《烈火金刚》。评书世家出身,伯父袁杰亭、袁杰英和父亲袁杰武号称“袁氏三杰。师从金杰立。代表做《三国演义》和《烈火精钢》

    一说袁阔成必说《三国演义》。可以说一部《三国演义》成就袁阔成,田连元和单田芳都说,这辈子不说《三国演义》因为达不到袁阔成那个高度和水平,而且袁阔成对于三国的点评有独到之处。让人回味无穷。袁阔成的特点是,能够克服传统评书的缺点,在《烈火金刚》为例。政委,拉大车的,地主恶霸,汉奸,狗腿子等等诸多人物,各色人等。嗓音特点均恰如其分,完全根据人物不同的身份、性格设置人物的语音且非常细腻。并没有动用方言区别角色。袁阔成的嗓音特点是比较正,堪称字正腔圆,比较适合中国传统美学审美要求。发音吐字清晰纯正,不倒不瘪。在袁阔成录制电视评书《三国演义》的时候,袁阔成对嗓音的控制能力很高。正因为袁阔成对嗓音的控制能力较强,可以自由的控制声音的轻重缓急,从而可以让语言变得抑扬顿挫,富于韵律感。袁阔成的文史功力在《三国演义》中得到了充分的显现,这充分体现在对人物的评价上。袁阔成总要把他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袁阔成的评书可以说达到评书的最高水平,观赏性,知识性。评论性。尤其是晚年达到了返璞归真地步。

    四大家的水平可以说袁阔成>田连元>单田芳>刘兰芳。

  3. 这里首先要说明一点,所谓当代评书四大家,是一个网络说法,因为按照师门传承,这里面只有袁阔成,是正经的评书传承,而其他三位都是曲艺鼓书类传承,是西河大鼓门。

    袁阔成先生的评书是最正统的袍带书,特点就是厚重有内涵,所以像三国演义这类作品,只有袁阔成说得最好。

    但相对来说,袁阔成先生在说武侠类评书的时候,会显得节奏上太慢,所以像12金钱镖,还是单田芳说得比较好。

    田连元先生是电视评书的开创者,他的作品风格是视觉冲击力很强,把评书从传统的听评书,带到了看评书,他有一些戏曲和武术的身段在里面,所以在他说武打片段的时候,会加入很多身段和动作,而且田先生的人物描绘能力也很强,特别擅长说一些,带有幽默色彩的人物,比如小八义里面的唐铁牛,杨家将里面的杨九郎等。

    田连元先生口齿清晰,声音甜美,节奏连贯,他的作品,我个人很推荐的是水浒传,和书剑恩仇录。

    单田芳先生,可以说是90年代之后,影响力最大的评书名家,在我小时候,他几乎制霸了电台,电视台和电视剧,后来,又以白眉大侠代表制霸网络。

    单田芳先生很注重创作和创新能力,创作上,比如我们知道,像白眉大侠,龙虎风云会,铁伞怪侠之类的作品,都是由他创造或在原作品基础之上创造而来,影响非常大,但缺点也明显的就是,重复性过强,而且由于篇幅太长,前后矛盾引发,比比皆是。

    他也很擅长于题材内容的创新,比如他演播了很多现代题材的评书,像张作霖,百年风云呢,甚至把二战这些题材,用评书的方式表现给大家起了一定的普及作用。

    他也很擅长于利用新媒体,来宣传自己,比如90年代,他成立影视公司,把自己的一些作品拍成了电视剧,影响最大的是白眉大侠,后来他又在网络上搞起了直播。

    嗓子是单田芳先生的名片,但他的词汇量,稍显贫乏,有些啰嗦和重复,也是他的不足。虽然单家家传的评书是袍带书,也就是明英烈,但是单田芳先生,最知名却是侠义评书。

    刘兰芳先生,比我所处的时代要早很多,我从来没听过,所以也就不评论了。

  4. 1、袁阔成袁老,古有柳敬亭,今有袁阔成,说书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说古论今,谈笑风生,堪称评书第一人。最喜欢他的三国演义。

    2、田连元,洒脱自然,诙谐幽默,说书浑然天成,不见斧凿,在评书外的其他曲艺领域也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他曾经写过一首诗:四旬过后始悟真,万事由天不由人,致富何须多节俭,成名不由功夫深。几见才子成窭子,多有给夫累万金,在数难逃自家路,适应自然便为神。评书作品不是很多,最喜欢他的隋唐演义。

    3、单田芳,说书唱戏劝人方,三天大道有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单老评书雅俗共赏,深入浅出,有好多常用语大家耳熟能详:横跳江河竖跳海,万丈高楼平地踩,江洋大盗,海洋飞贼,茅房拉屎脸朝外,高来高去,陆地飞腾,红脸的汉子,踪迹不见,受过名人传授,高人指点,摘耳侧听。最喜欢他的评书白眉大侠。

    4、刘兰芳,当时上小学就是听了刘兰芳的岳飞传,才知道了评书,至今印象深刻,一部岳传动华夏,铁马金戈论忠奸!最喜欢她的岳飞传,其他评书好像都没有那样火过。

  5. 看到这几位大师的名字,让人不由得忆起儿时听广播的情景。在上世纪七八年代,农村还比较贫穷落后,根本都买不起电视机,有的人家甚至连收音机都买不起。当时,条件艰苦,就连小人书都是互相借阅看,对外界信息获取大多数靠听广播。对我们七十年代初的人来讲,刘兰芳老师当时的评书《岳飞传》、《杨家将》可谓是家喻户晓,名不虚传,每逢到时间播放,不管男女老少,三五成群,几家人围着一台收音机听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有时听得尽兴时,还比划几下,讲到精彩和关键的地方,我们都屏住呼吸,心都提到嗓子眼,为剧中人物的性命担忧。更有的时候,边听边讨论,各抒已见,不亦乐乎。特别是每章回只讲半个小时,很不过瘾。往往在每章回后面,都会有一句:“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说”。为了这个下回,我们就耐心地等待,还经常为下回的结局,大家进行猜测,有时争得是面红耳赤。现在想来,真是特别难忘。当时的《岳飞传》曾经先后有百余家电台同时播放,出版发行图书100多万册的火爆,取得了巨大成功。

    后面,陆续听到了单田芳、袁阔成等老师们的《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隋唐演义》、《夜幕下的哈尔滨》等许多评书,伴随着我近十年,使我们感受到清贫生活中的乐趣,学到了不少历史知识,也促进了我们健康成长。说到这几位老师的评书,都各有千秋,各具特色,各树风格。相声里有“帅、买、怪、坏”四种风格。帅,是说台风稳健大气,儒雅沉雄,不愠不火,潇洒自如;买,是指嘴皮子利索,气铆的足,多用贯口等丰富剧情;怪,是指嗓音特殊,剑走偏锋,收到奇效;坏,是指机智幽默,诙谐,多抖包袱。用在评书上,袁阔成先生占“帅”,刘兰芳先生占“买”,单田芳先生占“怪”,田连元先生占“坏”。应该是非常恰当的!他( 她)们的精彩演艺,给我们带来了无限乐趣,给人们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评书,是我们两三代人的美好回忆。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电子业的迅猛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电子产品已进入千家万户,收音机早都成为了古董,电视机、台式电脑都已落伍了,取而代之的手机,用的是互联网,玩得是QQ、微信、头条等。随之而来的便是信息的迅速传播,各类的娱乐节目、选秀比赛层出不穷,人们的生活也丰富多彩了,欣赏口味也逐步提高,评书讲得人少了,这个传统的文化如同相声一样在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听评书早已成为了美好的回忆,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也迎来一个新时代的诞生。

  6. 以上四位都是评书界的超级明星。就我个人而言,最喜欢刘兰芳。下面以自己的听书感受,讲一讲我心中对四位大师的感受。

    单田芳,主要听过他的《白眉大侠》,《童林传》《封神演义》。声音辨识度超高,引来众多模仿者模仿。娓娓道来,不急不忙,越听越有味道。但是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单田芳特殊的嗓子,讲故事可以,学男人可以,但是一旦学女人,以女人的口吻讲话,那就很糟糕了,甚至有点让人受不了。

    田连元,听他的少一点,只有断续的《三侠五义》,声音音质没有什么特点,但是他的动作和眼神比较好,适合一边看一边听,代入感很强,偶尔还会做出一些武戏文戏的动作,表演起来很精彩。

    袁阔成,最有名的应该算是《三国演义》了,他的声音有戏,眼神有戏,有时候跳出情节之外,来一点即兴发挥的小段子也很有趣。三国演义,估计后人很难超越袁先生了。

    刘兰芳,听她是书最全,当初《岳飞传》基本上是一集不落的追过来的,《杨家将》也听的比较全。刚才说了,单田芳这些男性说书人,一旦模仿女人的时候,就比较别扭,这个问题到了刘兰芳这里得到了圆满的解决。最神奇的是,刘兰芳的嗓子弹性极大,学女儿的时候温柔多情,学男人的时候,一样有丈夫气概,这就相当的难得了。所以在刘兰芳演绎岳飞传和杨家将的时候,真的把英雄气概和儿女情长全部恰如其分的表现了出来,以我个人的经验,似乎还没有第二个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可能是因为男性说书的占多的原因。

    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7. 谢谢邀请。


    四位评书表演艺术家的作品,我听过三家。最先听的是单田芳先生的《童林传》和《白眉大侠》等。同时,还听了刘兰芳先生的《杨家将》和《呼家将》。


    当时我才七岁,后来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还是小屁孩一个,竟然听评书入迷!当时,家里只有一台收音机,我爸、三叔、大哥好像更喜欢听《童林传》《白眉大侠》和《三侠五义》,我妈更喜欢《杨家将》和《呼家将》,我好像都喜欢。

    当时为了能够听单田芳先生的评书,家里人让我干啥都愿意,条件只有一个每天13:00开始的评书,得让我听。那时,每次最多只讲几集,听起来感觉不够过瘾。


    单先生声音苍老有力,一出口,侠气横生,就有种让人着迷的历史感和沧桑感。感觉他的那副嗓子,专为评书而生的。我想象不出,他的那副嗓子,除了说评书,还能干什么?干别的事情,总觉得是浪费,也很穿越。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台词是“我乃江湖人称霹雳狂风、水上浮舟诸葛云英”,具体是不是这几个字,我不清楚。单先生抑扬顿挫、沉浸其中,仿佛那时,他就是诸葛云英!


    白眉大侠中,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白云瑞,他是“锦毛鼠”白玉堂的独子,继承了乃赴英俊潇洒的基因,非常有女人缘,屡屡被人相中。又一再被武林前辈看中,得到他们指点,武功高强。怎奈那位白眉毛、水蛇腰、山西口音浓重的三哥、丑男徐良(徐良是“五鼠”中的穿山鼠徐庆的儿子),老是抢得头功。像白玉堂一样高傲自负的云瑞,哪里甘居人下,可惜无论他怎样努力,怎样耍小心眼,还是难以比上徐良。不过,这部评述中,个性最为鲜明、心理刻画最为细腻的,却是白云瑞!他终于赢了一回!

    (本文图片,皆自网络,侵删)

    相比单先生,刘兰芳先生的口齿更为凌厉,语速更快,但吐字清晰。老家中,爱听评书的乡亲们,多半认为她比单先生更优秀。个人对她的《呼家将》印象更为深刻些。他对大英雄呼延平的刻画非常成功,不过,让人印象更为深刻的是,主人公的矮人弟弟呼延平。这位善良的小侏儒,从小就跟母亲生活在窑洞里。记不得他是跟谁学的武功了,轮着一杆铁棍,总喜欢穿到别人马肚子下,把马腿打折,马上的人就完了。


    如果说,单先生擅长介绍人物,描述其过去的丰功伟绩的话,那么,刘先生更擅长叙述战争打斗,人物的动作、心理,展示得较为充分。她有句套话,非常动人——左三刀、右三刀,刀刀不离后脑勺!这句话,主要用来描绘坏人一心下黑手,想片刻之中,取人性命,但是,多半不能得逞。刘先生给人的另外一个深刻印象是,她非常善于模仿不同人物的语调和声腔,惟妙惟肖,让人忍不住发笑。她描写被卢凤英打擂时,模仿被刮破了鼻子的恶和尚说“弥陀佛”,非常搞笑。


    袁阔成先生

    袁阔成先生的评书,有些晚了。当时,家里都没有收音机了,不是初中,还是高中。那时,家里装了电话,电话中,可以168热线电话听评书。听袁先生《三国演义》时,家中正在收花生、摘花生。每次到精彩处,都忘记摘花生了,手旁的花生摘完了,都懒得去拿新的来。这时,我妈就生气了。而听评书时,电话打不进来,误了几回事儿,我就不敢一直听了。后来,电信公司解决了这一问题,听评书期间,来电时,电话为滴滴作响。从此,我又开始疯狂听起来。由于可以连续听,起初觉得十分过瘾,后来稍觉困倦,再后来,就有点儿厌了。人的欲望,不能一下满足,提高品质,必须得延长享受的过程,慢慢体验才好。


    袁先生的声音,非常特别,让人眼前浮现出一个中等身材、又很喜欢吹牛的模样,不过他吹的都是历史上牛人的故事,仿佛他全程旁观,天下大事,细枝末节,都在他心中。听声音,感觉袁先生嘴巴可能张得不是特别大,但他的声音很甚,转得很幽很快,有种追寻奇闻异事的特殊风味。可能七八岁时,就听了单、刘两先生的作品,刚听袁先生讲时,有点不习惯,听了几回后,完全沉浸其中了。可是,由于可以任性听许多回,每次听到整个人困得不行才作罢,听到最后,就有些倦了。也没再听他其他的作品。

    至于田连元先生,之前真的没怎么听过他的名字。搜索后发现,他的代表性作品,多与单刘先生重合。当初,使用收音机时,就算偶遇到田先生,估计也不太可能听下去。毕竟单田芳和刘兰芳说得太精彩了,而我对武侠对历史的兴趣,又是被他们二人培养起来的。


    因此,让我评价的话,单先生和刘先生并列第一,袁先生稍逊一筹,而田先生,就不敢妄论了。不过,从流行范围,受众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四位艺术家的水平。

    搜索袁阔成先生照片时,意外发现先生于2015.3.2作古,而晚辈今日方知,实在遗憾,仅以此文纪念袁阔成先生。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还不错,请点赞鼓励哈,谢谢!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风雅人文观察。”

  8. 上个世纪70末80初,电视机尚未普及,收音机大行其道,古典的评书横行天下。袁阔成的《三国演义》刘兰芳的《岳飞传》《杨家将》单田芳《水浒传》田连元《杨家将》家喻户晓,其四人并称评书四大艺术表演家。

    袁阔成

    袁阔成(1929—2015 )辽宁营口人,出生于天津,是享誉海内外的评书艺术大师,有“古有柳敬亭,今有袁阔成”之说。

    袁阔成在继承传统评书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勇于创新,语言生动幽默,人物形象鲜明,具有“漂、俏、快、脆”的特色。内容新、风格新、语言新,代表作品有《三国演义》《西楚霸王》《水泊梁山》《烈火金刚》。

    刘兰芳,1944年生于辽宁省辽阳市,随母姓。六岁学唱东北大鼓,后拜师学说评书。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

    1979年开始,先后有百余家电台播出她播讲的长篇评书《岳飞传》,轰动全国,影响海外。后又编写播出《杨家将》《红楼梦》等30多部评书,多次获国家级文艺大奖及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三八红旗手”等称号。

    单田芳,1934年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作家。2012年,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

    田连元,1941年12月16日出生于长春市,评书表演艺术家。

    四本是听这四位评书艺术表演家评书长大的的一代人,青少年时代听他们的评书如痴如醉,废寝忘食,夜以继日。每天到了中午,到了评书播出时间,都要克服困难,收听评书,唯恐错过其中一段。那时候,我在农村上学,公社,大队的广播也按时转播评书,真是家家户户听评书,大人小孩听评书。评书的影响力可见其影响力有多大,多广阔。

    四位评书表演艺术家,三位男士,一位女士,表演艺术各有特色,四本都很崇拜。问谁的评书最精彩,我最喜欢谁,有点为难我。因为他们的作品我都喜欢,他们在我的心目中不分伯仲。一定要回答问答的提问,我想了一个晚上,刘兰芳的《岳飞传》《杨家将》我听的最早,先入为主,绘声绘色,让我有身临其境之感觉,至今记忆犹新,念念不忘。所以我最喜欢刘兰芳的评书,也认为她的评书最精彩。

    –来自粉粉日记

  9. 以上各位评书前辈均是大家,亦各有所长。但若仔细推究起来,又各有味道,各有千秋。

    纵观国内评书大家,以东北人居多。袁阔成营口人,单田芳鞍山人,刘兰芳辽阳人,田连元长春人。由是观之,东北文化或者说关外文化盛产二人转演员和评书大家。至于后来居上的东北小品,唯一竖子耳,鼠辈无以成名,不足道。

    我自幼出生东北长在东北,听评书曾经是儿时的必修课。记得有一次,上初一,当时正播袁阔成的《三国演义》,午休时间我们一群半大孩子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到附近三四里外的同学家听评书。我记得那个同学姓高,外号高大鼻子,非常好的人。

    再后来,听的最多的似乎是刘兰芳的《岳飞传》。但内容记不大清了。有个桥段记忆深刻:关羽被杀后,东吴将人头送给曹操。曹操打开锦盒一看,关羽双眼圆瞪,长须飘飘。呜~呜(此处拉长声,停三秒),曹操大叫一声,仰天翻倒。

    当时一直觉得这是刘兰芳说的评书。多年以后才知道刘兰芳根本未说过《三国演义》,应该是袁阔成。童年时,这种关公战秦琼记忆乱码的桥段似乎还挺多。

    多年后北漂,有次参与一部剧叫《杨贵妃秘史》。当时我负责这剧的宣传营销,搞网络海选时导演想让单田芳录一段评书助兴。当时我跑到单老爷子北京的寓所。单老爷子家里有个很大的录音棚,当时正录二百多集的十大元帅。记得那次录完评书后还和老爷子合了几张影。当时听说有人出钱,想请单老爷子搞个评书学院,老爷子挺高兴。只是,再无下文。

    听多了,才发现以上几位评书大家性格迥异说书的特点大不相同。袁阔成说书大气磅礴如江河一泻千里,单田芳说书生动接地气江湖味儿足,刘兰芳说书惟妙惟肖绘声绘色,田连元有别三位声音略带沙哑自成特色。

    除此之外,东北其实还有一个评书大家,名字叫王刚。要知道,当年那部《夜幕下的哈尔滨》王刚说得可是一绝。

  10. 四人各有特色,又都是名家,简要说一下个人看法:

    单田芳老爷子最为熟知,早年间由他播讲的《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等,无一不是经典,更成为收音机一统天下时,独具风格之作。

    我记得小时候,只要打开收音机,不用记频道,只要来回找嗓音最独特,情感最饱满的那个声音,一准儿就是单田芳老爷子,他的评书有一种老辈儿独有的江湖气,像坐在茶堂里评点时事的闲情大爷,足以称得上是正儿八经的说书先生。

    他的个人风格尤为突出,语感火爆泼辣,精神气足,给人以热闹宣泄之感,尤其是演绎到文学作品的高潮段落,拍板呛声不断,情绪更是激昂,用语言和声音将情节展现的淋漓尽致,可谓深得评书艺术之精髓。

    再一个就是刘兰芳老师,也是评书界的大家。

    我记得那会儿,除了单田芳,听到最多的也就是刘兰芳老师,他们俩好像代表了整个“收音机时代”,霸频很多年而屹立不倒。

    刘兰芳老师的台风稳健大气,儒雅沉雄,不愠不火,潇洒自如,一口气从头到尾,几乎不断,特别是她播报的最著名的《岳飞传》,小时候爬床头一听一晚上,而且得益于相声的基本功,刘老师的“贯口”那可当真是一绝。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1988年春晚刘兰芳”,当时刘老师表演的正是一段“贯口”,站在观众中央,神采飞扬,语速奇快却又自带韵味,可谓妙极。

    总之各位大家均有特色,不过我个人感觉,最让大江南北听众熟知的,还是单田芳与刘兰芳,他二人几乎占据了上世纪末的“收音机全频道”,不论早中晚,都有节目在各大频道轮番播出。

    到现在还有老人在小区遛弯的时候听,人气之旺,作品之经典,功力之深厚。

    由此可见一斑。

    ——————

    如果觉得还不错,不妨点个赞吧~

    欢迎关注:“钱品聚”,了解更多文化趣闻,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