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伟德1946|国际伟德1946【点击进入】

本文链接地址: 姜昆的相声是艺术还是糟粕?

Related Post

10 Comments

  1. 姜昆的相声有早期有后期。早期相声贴近现实、针砭时弊,将讽刺、幽默、时代感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姜昆、李文华;姜昆、唐杰忠名闻遐迩,有较高的艺术成就。后期姜昆从政当官了,工作职责发生了改变,主要负责团结曲艺界人士忠于国家、营造健康、正能量舆情导向,其目的象宣传部一样,服务于国家需要。相声本来是逗人的,如果挂上政治,为了宣传,肯定就脱离了市场,不接地气了。所以人们感觉他的相声对不良社会现象的抨击力度没有从前那么尖锐、那么让人感觉“解渴”了,艺术品味降低了,为什么?因为他已完成了一个转型,由一个相声演员到曲艺官员的转型。

    和他相反的是郭德纲,以商业形式运作德云社,成为相声界的后起之秀。姜昆的相声虽然艺术性差了一些,但也不能就此说姜昆的相声是糟粕。糟粕是什么?造酒剩下的渣滓。常用以比喻粗恶食物或事物的粗劣无用者。姜昆的相声虽然不怎么受某一部分人的欢迎,但也不至于成为过街老鼠,成为糟粕。姜昆和郭德纲竞争,本身就不在一个层面上。姜昆现在表演的是“政治相声”,他有他的难处。如果人们不爱听,他没有了市场,以后估计也就少说或不说了,正儿八经地当他的官,监管相声市场别出大乱子就是了。他也没有必要与郭德纲为敌,对于相声的讽刺应一笑置之,这才是一个老相声艺术家的大气。


  2. 姜昆回应炮轰郭德纲:无须炒作 不满糟粕相声

    郭德纲(图片来源:资料图)

    姜昆(图片来源:资料图)

    就在姜昆炮轰郭德纲“道德有问题”之后,于3日、4日在北展剧场举办的郭氏父子相声专场的海报上,在郭德纲的肖像边打出了“同心同德,德艺双馨”的字样。姜昆本人并未对自己的批评言论引发的风波作出回应,而有广州媒体称,炮轰相关报道并不属实。姜昆与郭德纲的微妙关系,一直是令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姜昆助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姜昆与郭德纲并无矛盾,也不可能在公开场合炮轰一个晚辈。他们最大的分歧是有关相声中糟粕的取舍问题。

    昨日,广州媒体报道称,姜昆日前在广州受邀为“2011广州市高级文艺人才理论研修班”开讲座,讲座中并未提及关于郭德纲的任何言论。

    记者为此向姜昆求证,而姜昆本人已率团赴法国演出。姜昆的助理及弟子霍然向记者表示,“目前,网友的言论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说姜昆通过媒体对郭德纲进行人身攻击,太不地道!但姜昆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他很爱才,一直希望郭德纲能融入曲艺大家庭,曲艺事业不断壮大。姜昆和郭德纲是两代相声演员,姜昆对相声的贡献不仅在于他当年的那些作品,还在于他对于年轻演员的扶持和帮助。”霍然表示,姜昆对于郭德纲的真实想法,自己非常了解。早在郭德纲成名初期,许多业内人士对郭德纲还存疑时,姜昆就表示,郭德纲火了是好事,说明大家对相声关注了,并公开表示对郭德纲及其德云社的支持。“当年郭德纲首次来南京演出,在中国曲艺最高奖牡丹奖颁奖晚会上,姜昆力主邀请郭德纲来宁,当时郭德纲还在云南和赵本山赶拍电影《落叶归根》,接到邀请走完山路坐飞机,演出前两个小时才赶到南京参加演出。”

    有说法认为,近年来不断有新闻明枪暗箭地将矛头指向郭德纲和姜昆之间,实际上是一种别有用心的炒作行为。对此,霍然也表明了自己的看法。“姜昆不是没有原则的人。为了笑果好,包袱响,郭德纲的一些小剧场相声老是甩伦理包袱,你敢带你的孩子去剧场听郭德纲相声吗?那些包袱不是拿你爸爸找乐,就是拿你妈妈开涮,这些都是过去相声里的糟粕,姜昆对此并不赞成”。郭德纲引领的“小剧场荤段子时尚”,已经影响了一代年轻相声演员,这让老一辈艺术家常感到内心难安。霍然表示,尽管“恨铁不成钢”,但姜昆并不会公开点评所谓郭德纲的“道德问题”。反而,像之前“姜昆宣称取缔小剧场,德云社对姜昆群起而攻之”这样的新闻,后来都被证明是有预谋的炒作行为。“姜昆本人对此一笑而过,他说自己又不需要炒作,你们还是把相声说好就行了。”

  3. 我想说在不少人眼里姜昆是大师也好,宗师也罢,但在我看来相声一旦脱离老百姓的喜闻乐见就恶心了!要知道相声是怎么来的,这个寻根很重要,如果只是说一些政治相声,红色相声,那么即使他是祖师爷也没人爱听,我不想说别的马季在世时,其实相声还有些市场,但已经走下坡路了,比侯宝林马三立刘宝瑞等一批老艺术家差太多了!因为他们的相声不在接地气,不是来源于生活,正由于这个原因,姜昆接位以后不但没有改变相声尴尬的地位,反而全为了政治服务,甚至自己都去专职当官了,这样的状态对于相声其实没有实质性帮助,官员的作用都是虚的,老百姓的点击量才是实的,如果都在网上发点相声视频,大家觉得姜昆的有效电击能有多高?所以老百姓也会用手投票。

    对于一个相声演员来说,姜昆做的不及格,因为他没有像样作品面试了!但作为官员只能给他算及格,至少他提拔了一些接地气的笑星,但也打击了一部分人,郭德纲只能是之一,作为宗师的说法,我觉得根本无从谈起,只能是零分,他在相声界的影响力能和马三立,侯宝林,刘宝瑞比?作品都不接地气的还有人说宗师,我觉得很意外。

    对于姜昆的艺术来说,谈不上精华也谈不上糟粕,只不过是政治家的一种作品而已,而那些能脱离政治影响,不愿为政治服务,只以百姓需要为己任的人才配叫宗师,才配讨论精华和糟粕的问题。

  4. 请不要狭隘的把相声必须归为市井或殿堂,他只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和内容无关。

    相声门里百花齐放,有擅长说口的,有擅长柳活的,更有帅,卖,怪,坏等风格,每个人根据自身特点选择相声题材表演,只要演出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就是好演员。

    人常说要与时俱进,在解放前,相声撂地画锅,主要讲低俗和市井博取观众,因为观众受众群体就是逛天桥茶馆的大众百姓,说的阳春白雪,人家不乐不给钱。解放后,相声成为了政治宣传工具,这也是文艺服务于政治的大潮流,不光相声,各种曲艺都在跟着那个时代改编各种宣传红色题材,侯宝林,马三立也都说过新相声,最著名莫过于京剧改革的样板戏,唱腔还是那个腔,就是戏文变成了红色题材,难到这就不叫京剧了?

    文革后也是一样,以姜昆为代表的新一代相声演员创作了大量了与时代同步的新相声,尤其姜昆的相声在八九十年代很多都是经典,有讽刺,有幽默,有时代感,别说当时你听的时候没有乐,在那个文化食量匮乏的年代,很多人都是听收音机和录音机,一个段子反复听几十遍,很多台词都可以背下来的。

    相声如今不景气原因很多,主要原因是,文艺界开放以后,挣钱太容易了,演员们靠着一个两个段子就到处走穴,忙着挣钱,尤其是各种主题晚会,必须要编一个和晚会主题有关的作品,时间短,草草拼凑,生搬硬套,牵强附会,搞的段子主题鲜明,却不幽默了。

    正常一个作品,要在剧场,舞台不断的打磨,每次演出都要看观众反应,然后总结修改,才会出一个好作品,俗称‘压场’。但有些相声演员忙着挣钱,而且钱来的太容易,自己也不注重练习基本功,对于传承就更谈不上了,自己功夫都不到家,连报菜名都报不全,谁敢有脸收徒弟呢?就算偶有收徒,无非有个名分,又能教人家什么呢?面对相声行里没有师承就混不开的陋习,业界泰斗马季就曾一口气收了十好几个徒弟,也算是给大家个名分,其实真正言传身教的也就姜昆,赵岩,冯巩,刘伟等寥寥数人,其余的都是已经成名,到马季这找归属来了。

    所以说,相声没落和时代有关,和人性有关,不是姜昆一人之力所能解决的,尤其姜昆从政以后,工作职责改变,他主要是负责团结曲艺业内人事忠于国家事业,营造健康,正能量的舆情导向,服务于国家需要。相声虽然是一门艺术,但毕竟是吃饭家伙,也就是市场行为,任何行业只要脱离市场,就肯定没有发展。靠国家干预和行政手段拯救相声艺术太难为姜昆了,姜昆这些年建相声网,关注新人发掘新人也为相声振兴做了不少事,可根上就是脱离市场,是无用功。

    再说说郭德纲的成功。除了自身能力强的天赋以外,主要是他抓住了市场,抓住了观众需求,知道钱该如何挣,找谁挣,所以他火了,并以商业形式运作德云社,让徒弟们走职业化道路,学会了,这就是职业,就是饭碗,大能一夜成名,小能养家糊口。这是姜昆等这一辈相声演员无法对徒弟承诺的!收谁做徒弟就保证进专业团体?哪有那么多编制?在过去专业体制内的演员才有机会演出和挣钱,没有团体的空有一身本是也没用,那个年代没有那么多小剧场,没有小茶馆,学相声不进专业团体就是白学,不能成为职业,学他干嘛呢。

    所以,奉劝各位不要再喷姜昆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已经在他的时代做出了他应有的贡献,而且获得了成功,不能否定他的功绩,至于行业没落,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他也没那个能量。

  5. 姜昆同志是一位优秀的相声表演艺术家。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他的相声作品《如此照相》就已经风靡全国,被收录到电影艺术片《笑》中,侯宝林和马季先生慧眼识珠,将他从东北建设兵团调入中央广播说唱团,师从马季,边学习,边演出。

    说到相声,一些人总是存在一个误区,认为不会说传统相声,不会唱太平歌词,不会“报菜名”(贯口)就是不会说相声。谬也。其实相声分“传统相声”和“新相声”两派,张寿辰、侯宝林、刘宝瑞等演员以说传统相声为主,但另一些演员基本没说过传统相声,如姜昆、冯巩、笑林、刘伟、大兵等,他们的作品反映新生活,讴歌新时代,他们同样是优秀的相声演员,不应求全责备。

    姜昆同志才华横溢,与搭档编演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段子,上世纪80—90年代是他的全盛时期,佳作迭出,广受欢迎。如成名作,讽刺文革时期荒唐、狂热历史现实的《如此照相》;讽刺扭曲的婚恋观、变相要彩礼的《如此要求》;讽刺心不在焉、漫不经心工作态度的《打针》;宣传计划生育政策,提倡少生优生的《祖爷爷的烦恼》和《错走了这一步》;

    讽刺传谣、信谣、偏听、偏信庸俗小市民作风的《特大新闻》;批判官僚主义、教条主义的荒诞相声《虎口遐想》和《电梯风波》等,还编创了反应相声百年历史的大型相声剧《明春曲》。这些作品构思巧妙,笑料频出,内容通俗,寓意深刻,都是紧跟时代,贴近生活,切中时弊,反映民情的优秀作品,让人们在笑声中得到收获,受到教益。比起那些三句话不离“下三路”,损人、噎人,拿残疾人开心的“相声”要高明的多。

  6. 首先明确,相声是一种属于剧场的艺术,一种讽刺的艺术。

    相声很古老,在戏剧的雏形时期,就有类似于相声的艺术形式。隋唐时有参军戏,“参军”原为一种官职的名称,始自汉末。舞台上两位打扮成参军的演员以一问一答的形式表演,称为参军戏,盛行于唐代,是以滑稽问答为主的一种戏剧形式。参军戏起初主要表演嘲讽赃官的种种情状。后来情节逐渐发生变化,成为经常表演的戏剧形式、仍然称为参军戏。

    相声就其艺术特点,如果不能讽刺现实,也就失去了魅魄。这一点,姜昆有局限,姜昆是党员,也是官员,因此他在相声中对现实的嘲讽都是戴着锁链的舞蹈,只不过他因为身份原因锁链更重。而德云社等所谓的民间相声艺人,兴起于草莽,更少顾忌,所以话题也就更加犀利,与之对应的,在民间所得到的响应也就越多。

    另外,相声是一种剧场的艺术,真正的相声是需要在一个可以面对面的场地里去表演的,观演是需要互动的,相声叫现挂,根据观众反应临时想词讲段子。观众的反应也时刻影响着表演者。相对来看,姜昆兴起于电视时代,春晚是他的成名地,通过一种春晚这种类似国家庆典仪式的活动,在其中讲一些暗含政治意义的定制相声,也不能否认这种相声节目的艺术性,但它的生命力的局限性也是很明显的。作为一个相声爱好者,我很少在传统相声的表演场景中看到过姜昆先生的表演,比如茶馆、小剧场等。以姜昆为代表的有官方组织的相声,近几年呈式微之势,但这不是相声的式微,而是姜式相声或春晚式相声式微,与其不真正接地气有关系。与此对应的是,草根兴起的相声开始受欢迎,同样是说学逗唱的传统相声把式,但是新一波的相声演员都有过早期在民间艰难谋生的经历,知道升斗小民们的思维与笑点,不管荤的素的,让观众快乐痛快就是管用,所以春晚式相声的谢幕,可以说是相声艺术的一种回归。

    我们不能武断地说姜昆的相声是艺术还是糟粕,而是可以认为以姜昆为代表的一个相声时代谢幕了,正如春晚本身也在谢幕,尽管在那个时代,姜昆的相声也确实娱乐过大众,让在茶馆里、天桥下消失的相声通过电视与春晚又回到了大众生活中,但现在,电视的开机率在下降,春晚在谢幕……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之艺术。

  7. 小时候年三十看春晚,让父亲最为期待的就是赵本山的小品,每次都是晚上十点以后赵本山才出场,父亲,母亲还有我都是捧腹大笑,父亲总会有诸如“赵本山真神了”来评论赵本山的小品。除了赵本山无可争议的最好外,父亲也觉得冯巩牛群的相声很好,姜昆的相声在父亲的评价体系中也还算可以,同蔡明郭达的小品差不多。

    后来自己听得相声多了一些,侯宝林,刘宝瑞,马三立,到马季,甚至冯巩牛群(父亲非常喜欢冯巩牛群的相声),特别是侯宝林,刘宝瑞,马三立三位的相声作品都是很好的艺术,有相声的基本技巧,又有文化的丰厚底蕴,听者或大笑或会心一笑,之后还能细细琢磨,可以品出更多味道。到现在郭德纲于谦的相声听了也很多,也会捧腹大笑,但基本不会会心一笑,晕段子不少(当然不是说相声不能加晕段子),过后很难再回味,似乎也算艺术,但少了些气定神闲,艺术美的层面有所缺失。(但不妨碍郭德纲于谦是21世纪以来最好的相声组合)。而姜昆的相声肯定不是糟粕,但也很难说是艺术,抖包袱的能力技巧,相声表演的影响力远不如郭德纲。

    姜昆早期还是有几段非常精彩的相声表演,像梁左写的《虎口脱险》,姜昆和唐杰忠的表演,可以说是八十年代最好的一段相声作品,姜昆的表演也是精彩,掉入虎口的窘境困境用一种非常幽默的方式展现出来,观众还可以感到这种幽默中的紧张,展现了相声艺术的魅力。

  8. 说起姜昆,很多人对于今年的姜昆是很瞧不起的,因为姜昆看起来是过时的,他的笑料和包袱看起来是陈旧的,很多人也说,他很多段子都是向主旋律靠拢,是卑躬屈膝的走狗艺术家。

    我并不这么认为,首先我们要知道,姜昆是正经的相声大师的弟子,相声艺术呢,其实就跟美国的嘻哈是一样的,是底层人民进行自嘲的段子,它是具有鲜明时代性的。民国时期呢,相声的高潮期,一是因为娱乐文化本就匮乏,挺着自己开自己玩笑,也是件好玩的事,那时候本来就好玩,就有很多好玩的事。结果到了现在,一是现在看起来,又是手机,又是电视,又是电脑,其实娱乐文化还不如民国时候呢,看似全都是乐子,其实人呢,是越变越无聊了。所以,80年代,姜昆还能结合着社会的状态,找找大家的乐子,说说路口脱险,讽刺讽刺,现在呢,网络上到处都是,说出来也不是乐子了,让观众开心不了,那就让老爷们开心,相声的意义其实就这两点。

    说起郭德纲,他那些段子,是很有意思,但没营养,姜昆至少曾经是个艺术家,郭德纲呢,只是一个很会搞笑的艺人而已。

    姜昆的相声不是糟粕,郭德纲的相声也并不是精华。

    如果非要说的话,姜昆是败给时代的艺术家,郭德纲是利用时代的弄潮儿,他们没有不同,只是一个在向前走,一个停下了。

  9. 谢邀。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并不想替姜昆开脱什么,毕竟我也不喜欢他。然而,题主这样的提问却有失有善度和分寸。

    既然题主是问相声,问的作品,那么就不提他的其他。只说相声。

    现在喊着最爱相声的很多观众,根本没有经历过姜昆出名的时代。换句话来说,现在把姜昆骂得一文不值得一些观众,完全没有去了解过姜昆的作品,也没有了解过相声以及其他曲艺艺术曾经经历过什么!

    很多人说姜昆不会说相声。姜昆自己也承认,他不会说传统相声。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过错,而是那一个时代的演员所面对的问题——不只是相声面对的,其他的艺术形式也一样。从样板作品解开束缚,重新回归到某种点位的时候,是有很可怕的断层的。这样的断层,演员的培养方面有,观众的审美和欣赏角度也有。

    只能说,在一定时期,姜昆的作品是艺术化。那时候的作品,是接近当时的背景、场景、环境,以及观众的需求的。

    然而,当场景不复的时候,时代的车轮飞速碾过。姜昆等属于尴尬的地位。他们在被淘汰着,或许不甘心,或许依然觉得要坚持自己理解的艺术和作品。在这样的状态下,并不只是他的作品问题,而是已经不符合时代了。

    就像曾经拿个大哥大在商场打电话,那是件很神气,又代表身份的事情。倘若现在拿着大哥大还觉得能代表身份和地位很神气的话,那这个人可能是某手平台出来后恶搞的或者精神存在问题的。

    就是这样的现实。

    所以,在上一个时期,或许是艺术。这个时期,当不再能引起大多数观众共鸣的时候,依然是艺术,却已经是打了折扣的。极端的例子日本女人黑齿拔眉,曾经那是美女的象征,现在看起来那是扮鬼的造型。

    姜昆的相声,亦然。

  10. 姜昆作为著名相声演员,其声名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便已远播,想必国人对他并不陌生。其早年的作品贴近现实、针砭时弊,让听众感觉十分过瘾,应该是比较令人喜欢的一位相声演员。而且,姜昆也多次登上春晚舞台,为全国观众带来了欢笑。只是最近十年来,姜昆老师的作品十分稀少,即使有些作品问世甚至上了春晚,但作品有借鉴、拼接网上流传的段子、网络语言的嫌疑。让人感觉姜老师似乎是江郎才尽,只好拾人牙慧博取笑点了,作品的原创性减弱,对不良社会现象的抨击力度也没有从前那么尖锐、那么让人感觉“解渴”了。

    那么,姜昆的相声是艺术还是糟粕呢?这得从两方面来谈这个问题。第一,相声本身就是一种曲艺形式,是一种艺术。既然相声是一门艺术了,那么无论是谁的相声,别管是姜昆的还是郭德纲的,就其艺术形式而言,那都可以称之为艺术!第二,艺术和糟粕之间并非不相容的两个概念,艺术也可能是糟粕,糟粕也可能是以艺术的形式为载体的。

    那么姜老师的相声是不是糟粕呢?这个问题就见仁见智了。有人喜欢得五体投地,有人弃之如敝屐。就相声艺术的发展历史来说,确实曾经有一些低俗的东西,但后来一些相声大师提出雅俗共赏的艺术理念,自觉地去俗趋雅。然而在当下,一些人片面追求经济效益,投其所好地讲各类带颜色的段子,甚至被姜昆老师怒斥为“追捧一些下三滥的恶俗艺术,一些被老一代艺人丢掉又被捡回来了的艺术”。

    此言既出,立即引来一片轩然大波,一些人士纷纷质疑姜昆所谓雅俗的标准,要求姜昆说明哪些艺术算是“下三滥”?并戗声:“是不是主流说的相声就是雅,草根说的相声就是俗呢?”真是众说纷纭,见仁见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